意大利的困局:从政府到银行一层层的绑架和博弈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7 01:37

  作者:付鹏

  欧洲一体化带给意大利的问题可以说在金融危机之后一直都存在,只是在经历了10年欧债危机之后变得更加的凸显,欧洲一体化使得意大利丧失了经济增长的核心要素,欧元区政策削弱了意大利20年前非常健康运行的制造业的竞争力,遏制了该国产品的需求,同时打压了消费者支出,这使得意大利经济在整个欧洲一体化过程的二十年里都处在发展弊大于利的水平,即便是到了2017年意大利经济增长1.5%,Ecv(经济表现)虽然比2014-15年好了一些,但是比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慢,且也比1999年意大利加入欧元区的经济增长要慢,仍排在欧盟国家靠后位置;

  

  经济繁荣转为经济下降走下坡路的时候,很对原先看起来是问题的问题就逐步的暴露出来,对于国家而言则是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大幅度上升(也就是2010年由希腊引发的欧债危机),而对于银行或金融体系而言则是不良贷款成为坏账,小公司,房地产开发商,消费者的借贷无法偿还其债务,越来越多贷款转为了不良债务且无法偿还;最终这部分不良债务对意大利的银行业则形成了冲击,这种冲击是一个恶性的循环:

  

  银行不良贷款的占比增加最终导致原本用以支撑经济复苏的信贷功能受到局限,银行无法增加对于小公司企业和消费者的贷款规模,也就使得原本银行应该承担的增加杠杆和债务扩张的功能受限,结果就是Ecv经济活动复苏缓慢,经济增长乏力,时间越久银行的债务不良就越糟糕,越糟糕就越反馈,最终某个领域的负债需要引爆来出清(例如美国的次贷危机,英国的北岩银行,西班牙的房地产银行等),又或政府进行干预和救助(例如当年朱?基总理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剥离不良债务);

  这中间的关键是阻断这种循环,政府的介入又或者出清投资者买单都是可以解决这种恶性的循环,意大利政府毫无疑问是希望能够逐步的削减银行的不良,希望能够给与更多的时间来缓解银行的问题,希望能够在Ecv和银行系统稳定之间寻找一个平衡;

  但这种平衡在欧洲一体化的架构中却是非常困难的,欧债危机后迫于西班牙银行体系的问题,欧洲筹划成了欧洲银行业联盟,欧盟银行业签署的BRRD(银行复苏与处置指令)和不良贷款(NPLs)政策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反对成员国用政府资金为坏帐银行埋单,在纳税人救助之前,应先由银行的股东和债权人进行救助,受困银行的股东、债权人和部分储户需要首先承担损失,

  欧盟的欧洲银行业新规虽然这可以保证最终的欧洲内部的银行问题不会变成灾难的流动性危机,但是这种内部纾困的方式也会带来相应的弊端,这个和欧债主权危机的道理是一样的,就是让对方先勒紧裤腰带紧衣缩食,结果就是越是紧衣缩食越是悲惨,银行需要依赖于其本身的债权人资金先行自救,意大利政府无法简单的出出资救助,这意味着整个循环是恶性的,私人投资者储蓄受到打击和更大的资本支出下降;

  这个和当时德国不愿意欧洲央行为各国主权债务进行买单的原因,设置了前提条件就是必须先紧衣缩食再提救助,(德国人的价值观)欧洲银行业的新规也是产生更多约束的原因就是因为以德国为首的核心欧元区国家并不想全盘的为西班牙和意大利的银行进行买单;欧盟一开始也不同意意大利政府的救助想法,主要就是担心意大利政府干预银行业会有损正在第一次实测阶段的欧盟银行业新规。

  但意大利人却是不断的强调加入欧盟之后并没有获得更多的利益,反倒欧洲央行(ECB)新的坏账(NPL)规则将会导致意大利经济复苏被打断,而新的欧洲证券化法律意味着对冲基金和私募基金可能无法再通过证券化购买不良贷款和融资。最终这些规定会导致意大利的银行约束进一步遏制信贷流向实体,且未来更加限制性的货币政策可能危及经济增长。。(这个和我们前面给的反馈图是一致的)

  最终在去年的意大利银行危机的博弈中,随着意大利多家银行因过高的不良贷款规模几近破产之际,欧盟不顾以德国为代表的国家关于“国家不应承担银行破产成本”的反对声音,默许了意大利政府对国内银行的直接注资行为,很显然意大利打破了欧盟在银行业之前的规则,肯定是“违规”但是也是欧盟无奈的让步;

  

  现在所有的背书都在靠着欧洲央行,欧洲央行买入了原本意大利银行持有的意大利政府债券,对于意大利这些银行而言则是出售削减资产来平衡缓解坏账的压力,而意大利政府则更是通过发行国债融资(发债卖给了欧洲央行)然后对本国的银行进行了直接性的注资救助;

  

  从股价上看虽然意大利的三大银行股价目前都稳定了下来,似乎通过这样的“违规”救助目前是缓解了市场的压力,但是和前面几年相比,仍然是惨不忍睹;

  但是这样的博弈并没有结束,可以说现在意大利的金融稳定完全在依赖于欧洲央行,然而欧洲央行希望欧元区各银行从2018年起应拨出更多现金,以覆盖新分类的不良贷款,并可能出台额外措施,以解决该行业庞大的坏帐存量。而欧盟委员会则希望能够通过立法的形式以解决不良贷款(NPLs),欧盟委员会可能在2018年春季修改银行规则,主要是考虑到可能引入银行必须为不良贷款提供的最低准备金率。

  虽然通过“违规”注资,意大利的主要问题银行的资本重组“显著提升了银行业的资产质量,但是,意大利银行仍然拥有欧盟成员国中最大规模的不良贷款,严重影响到银行的借款能力,正如意大利央行行长维斯科所言:意大利银行业问题主要源自经济衰退,但问题是意大利的经济问题现在对于欧盟和ECB而言就是一个哪里漏水了堵哪里的烂墙;

  

  意大利现在的政治上的偏好也来自于上面几次和欧盟之间的矛盾,当2016~2017年意大利遭遇银行业危机,欧盟的强硬态度更是曾引发意大利各界反感。现在马上要面临着意大利的大选,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不断高企的债务(国家债务,银行债务)欧洲经济复苏排名倒数,公共债务占比高达132.6%,还有去年以来陷入困境的银行危机,都暴露出来的欧盟体制的缺陷,这些都加剧了意大利民粹主义的兴起;

  一体化加剧了欧洲的发展不平衡,受到一体化的约束,政府的功能和空间的缺失导致风险处理的能力和经济刺激手段的缺失,从政府公共债务到银行不良坏账一层层的反馈,最终政治民粹又成为了倒过来博弈欧洲一体化的利刃,不救就死给你看!一层层的博弈,一层层的妥协,但却不解决核心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来源:付鹏的财经世界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